用畫筆紀錄生活。

手殘手慢,願能走到故事盡頭

走起吧

第二次画敦…

 

【特傳冰漾】步戲 03

第三場 醉酒

過了兩個月後的某個深夜,門外響起一陣凌亂的拍門聲,有輕有重,節奏不一,我不一會兒就認出門外站得人是誰,連忙起身下樓開門。

「漾~這麼慢才開門,本大爺等好久了。」

來人不修邊幅的樣子讓我笑了,外頭的月亮高高掛著,能想到在這種時候過來的,也只有西瑞了。

「我這不是來了嗎。天冷,進來暖暖身子。」

「你都快急死本大爺我了啊!僕人,快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

「什麼東西怎麼回事?」我不禁哭笑不得,拉著他就到桌邊坐下,縷縷細煙混著淡淡茶香,讓他冷靜許多。

「瞧你這副樣子,就是老喝茶才養成這種慢性子,外頭大街小巷都在說你要娶親了,是真是假?」

「怎麼消息這麼快阿,我才剛告訴媒人...

 

【特傳冰漾】步戲 02

第二場

「褚老闆!你知道嗎,賢王殿下要娶親了!」一個店裡的常客滿臉欣喜地說道:「聽說對方是久未出世的白精靈啊,想必十族的龍頭又會坐得更穩了!」

我微怔:「是嘛?」

「這事怎能有假?」

心口像是被狠掐一把,我感到一陣茫然,呵…明明再不過清楚,這是早晚都要發生的,無論如何都要成親的……

「是說要不要幫老闆你介紹幾個姑娘?褚爺您多才多藝,風度翩翩又有財,外頭很多姑娘都傾慕於您呢!我看啊,我家隔壁有個丫頭不錯,乖巧又安靜,褚爺我下次帶來給您看看?」

也許是看我面色不佳,到了最後他便顯得遲疑。

也罷…也罷…我也是該為自己尋一門婚事了…

我頷首,無聲的允諾。

那人一臉滿足的走了。又有人坐...

 

【特傳冰漾】步戲 01

第一场


这番好戏开腔,管他几人听到曲终——


若相遇妄断吉凶,敢担重逢是否太英勇——


台下一片掌声,我微幅身子,刚下台便被人搭住肩头。我勾起嘴角,想起现在的情势,我却又笑不出了。

转过身去,毫不意外看见冰炎学长的身影,也许现在已经再叫一声学长已不是那么合宜。

「褚,别来无恙?」

「冰炎殿下好兴致,谢谢您的关心,无恙。」

「唱得很好,我很喜欢。」

我退了一步,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:「能得到『贤王』赞賞,是在下的荣幸。冒昧问一句,方才在臺上在下我不记得有看见冰炎殿下的身影?」

他的眉头皱起,我视若无睹。

「褚,你…还在生我的气?唉……我和千冬岁联合设计你,是我的不对,只是为了能...

 

【特傳冰漾】步戲 引子

【特傳】冰漾 步戲

ooc高能注意

[引子]

(褚冥樣視角)

自研究所畢業的前一年,我考上了黑袍。

當時已經畢業一年多的冰炎學長回了兩邊的部族接了繼承,他的名聲早已傳遍大街小巷,尤其是在這個時機。

前一年鬼族大戰再一次來襲,雖然盡力擊退了鬼族,然而這次後果比我入學那年要嚴重不少。公會搖搖欲墜,醫療班也解散,稀少的鳳凰族在這次戰役中破碎四散,喵喵也毫無音訊。後來,由以前公會所留下的紀錄及守世界的投票中,以僅僅十個種族代替了公會,成為這個時代新的依靠。

這十個排名中,精靈族理所當然的成為了龍首,其中已在冰炎學長治理下的冰牙族勢力最盛。這一年來冰炎學長的政績大家有目共睹,天天都有最新消...

 

【特傳漾冰】灰色地帶 02

Ten years ago

壁爐裡的火還未熄,褚冥漾卻覺得四肢涼的過份,恍若北風溜進了窗在屋裡遛達,而那北風的中心,正是他親愛的表哥,白陵然。

而且還笑吟吟地望著他。

「表哥你……怎麼突然來了?要不要喝杯茶,前幾天朋友恰好送我一些上等的高山茶…」

「自然好,我們喝杯茶,順便好好談談。」

談談你又捅了什麼簍子要我收拾了吧。

一旁的亞畢竟是孩子,眼見氣氛不怎麼正常,也只能屏住呼吸不安地坐著。

「你叫甚麼名字?」

褚冥漾不在,亞抬起眸畔,與眼前笑得一臉溫和的男人對上,碧色珠光流轉,一切像盡沉入眼底,隨即被夜色所蓋,歸於沉寂。

看不出這男人究竟在盤算些甚麼,亞心裡沒個底,不敢再和白陵...

 

【全职x特传】少年,玩荣耀吗?-01

全職X特傳/小品/傘哥上線/OOC高能注意

少年,玩榮耀嗎?

褚冥漾喜歡打遊戲,尤其是線上遊戲。

要說是為什麼,恐怕他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,成就感也好,打爆對方的快感也罷,也許這些都是熱愛的因素,但都不是最重要的。

難得一次回來過個新年,便被匆匆忙忙地敢去收拾行李,活像迫不期待把他趕出門似的,回過神來,人在H市。

接著一家四口在酒店就地解散,先自己玩去,明天再來團體行動。褚冥樣簡直哭笑不得,這都是鬧哪齣阿,褚家的行動力果然不可小覷。

現在好了,自己一個人待在雙人房裡,飯店的床一躺整個人都陷了下去,褚冥漾突然有點發懞,前幾年的這個時間自己都在幹甚麼的?似乎都是被那些外星人攪得雞飛狗跳...

 

【特傳漾冰】灰色地帶

漾冰 灰色地帶ˊ架空設定
....就隨便看就好,真的

警察組

冰炎 甲等搜查官

雖然職務上頭是寫著搜查官,但基本上可以當鎮暴警察來用(gan
被唯恐天下不乱的扇董抓到警校去233333身份不明,上头暗暗防着...
以多年累積的戰功得到此地位,武器長槍。

夏碎 乙等搜查官

冰炎搭檔,除了多年的默契外和冰炎同樣被上頭警戒著,自黑幫金盆洗手到了警界。
是不是真的金盆洗手有待商討。
武器長鞭。

褚冥玥 乙等監察官

人人聞風喪膽的監察官,手腕強硬,做事雷厲風行。據說實力深不見底....?
武器十字弓

黑幫 (警方通緝等級)

妖師幫--白稜一派

白陵 然 (無)

白陵一派...

 

行走之思:

幸好能够遇见你。


奖杯参考了百度来的WCG奖杯,所以这张其实私心挺重的呢……囧

 

【西湖組】憐憫(上)

葉修推開了門,體感的溫差讓他不禁顫抖。舖子裡空盪盪地,葉修也不管全身濕透便走了進去,在乾淨的磁磚上留下了水漬。


  他隨意地坐上躺椅,吐了口氣頭就向後一仰,彷彿把所有力氣都呼了出去。葉修並沒有將門鎖上,雖然瞧不著,但他知道有個人看著舖子的一切。


雨聲透過門縫聽得格外清晰,躺著躺著睡意漸濃,這時葉修終於等到了他要見的人,翻開眼皮,就見對方正要點菸,一邊踩著樓梯走了下來。


  「少抽點行不行?」


  「這句話是我要說的。」吳邪看了眼渾身濕透的葉修,一把將毛巾扔到少年頭上。


  「……昨晚蘇沐秋出了車禍,死了。」


  葉修雖是面無表情,聲音卻明顯得顫抖著,悲傷的情...

 

好久沒上lof了呀


 

【原創】唱戲1&2

取名廢,想到好名字應該會改。 應該會填完喔喔


*求個感想謝謝


*作者文筆渣


01: https://paste.plurk.com/show/FmE1qW8MoZZZpWGBsPWV/


02

雨還未停。


積水順著她用雙手挖出的大洞而向下流,匡杳撈出兩把土,在洞旁堆了起來,細小的水流瞬間就被土給吸去了,然而不斷降下的雨水還是使得土有些濕潤。


這裡離木屋有好大一段距離,斷頭及殘餘的屍身都還留在屋簷下,最大限度的保持乾燥。


她挖的很深,直到足足有一個人的深度才將屍體放入,頭也擺好位置,尚未閉上的雙瞳被她蓋上。


「不會有人發現你了,就在這裡好好反省吧。...

 

臉不小心畫太長了…誒←_←


 

第一張電繪!!!(好好畫完的#

朋友點的喻文洲吸血鬼paro~

 

吳雪峰X葉修

吳雪峰是私設,因為我找不到官方人設.......

好久沒畫圖了喔(整個懶得描線


誰來跟我聊聊天....來跟我說一下那裡畫錯了吧......LO主手殘眼殘

 

【ALL葉/雙葉】直到最終02

*我到底會這樣慢慢寫到甚麼時候呢.....保守寫個02好了

*小BUG 別在意,呵呵 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葉秋正要站起身,抱著一疊白紙的助理懵然伸出一隻手使力一推,葉秋猝不及防跌回舒適的辦公椅裡。液晶電視的遙控器在下一秒就進入視線之中。

他怎都不知道這個助理反應這麼快了,平時都沒看過對方這麼機伶呢!

瞪向站在門邊偷笑的秘書,葉秋悻悻然地按下開關。

畫面清晰的一瞬,君莫笑及一槍穿雲兩個角色都向前衝刺,接著開始周旋......直到君莫笑倒下的一剎,葉秋的眼從未自銀幕上移開。

他是不懂押槍等等的技術,甚至連普通玩家都不如,一槍穿雲哪裡強大他完全不明...

 

【ALL葉/主雙葉】直到最終

*ㄟ,我就是想發個親情文啊

*原因是LO主我終於完食全職高手正篇(整個進度遲緩)好想看巔峰榮耀和漫畫版啊啊~

*就是個文筆渣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葉秋坐在辦公桌前,文件還是一片散亂,只是葉秋已經沒有其他心思在上頭。


他抬頭瞥了眼掛在牆上的時鐘,分針緩慢的移動著,此時已經指向十一的數字。


再過五分鐘,決賽就要開打了。


輪迴VS興欣


說實話其實葉秋並不討厭哥哥去打榮耀,相反地,他為了葉修而感到榮耀--至少怎麼看都比自己不情不願地坐在這裡改公文強。


很羨慕,葉修能在屬於自己的舞台中散發光芒,即使這條道路是如此崎嶇。


「葉總。」...

 

【傘修/all葉】觸鏡(中)

05

在君莫笑用三段斬將夜雨聲煩擊出之後,勝負已經有了定局。

「老葉我們再來一局!pkpk!」

「要善待老人家啊,黃煩煩你也太吵了,對哥的耳朵造成多大傷害你知不知道,文州也真是辛苦了…嗯?」

「老葉?」

一個視窗出現在葉修的視線之中,頓時讓他發不出一絲聲音。

『秋沐蘇向您發出了對戰邀請,是否接受?』

06

有一瞬間,葉修以為自己正在做夢,在心裏嘲笑自己一番。

只是名字恰好相同而已,更何況秋沐蘇的帳號卡早在火化的時候後就一起燒掉了。

只是,對方是怎麼猜出密碼的呢?這可是蘇沐秋的身份證號碼啊,說是胡猜,未免也太幸運了點。

葉修按下確認的選項,看著一身槍系裝備的秋沐蘇,拉著麥開...

 

[傘修]照片

微虐,一個段子


看著日曆上清明節三個紅字,葉修不由得頓了會兒,惦記著買些花去掃掃墓,卻不知道該買甚麼花好。


他倒在床上,想著想著心卻慌亂起來。


自沐秋離開的十年來,墓碑上鮮紅的名字便逐漸取代對方的笑臉,在葉修腦海越來越深刻。


甚至連蘇沐秋的臉都是一片模糊。


會不會,有一天連蘇沐秋這個人都忘了?


小時候三人窮,填肚子都不夠了更何況去拍張照片?現在回想起來,早知道當初無論如何都要拍下一張,省得自己在這惆悵揪心。


思及此,葉修決定不買花了,就帶著沐橙去拍個合照,燒給沐秋吧,也留給自己一份。


打定了主意,葉修的意識逐漸朦朧——


fin.

 

【傘修/all葉】觸鏡❨上)

ooc有,私心all葉設定,主傘修


@綠茶


01

清明時節,細雨紛飛,陳果捧著鮮花走到墓前,開始緩緩道來十一賽季的開端。


十一賽季到了尾聲,葉修卻尚未離去,緩慢的改變了自己的打法,不僅是為了逐漸下滑的狀態,也是為了不帶給隊伍困擾。

持續且穩定的,走向冠軍。


陳果輕拍墓碑,便轉身向蘇沐橙的方向走去匯合,隱約看見兩人的身影就在不遠處,她卻遲疑的停下腳步。


她的視線內出現了一名身著白衣的青年,頂著一頭橙色短髮,撐著傘在兩人身後注視著葉修及蘇沐橙。


恍惚之間,陳果覺得有些發涼,自己的手腳冰冷的不像話——腦中浮出的想法令她難以置信…


蘇沐橙轉過身來,在雨中就見陳果...

 

【全職/傘修傘】段子

新年賀文來不及生~先拿個段子墊一下(淦

葉修私設,OOC有

01


清明時節,細雨紛飛,陳果捧著鮮花走到墓前,開始緩緩道來十一賽季的開端。


十一賽季到了尾聲,葉修卻尚未離去,緩慢的改變了自己的打法,不僅是為了逐漸下滑的狀態,也是為了不帶給隊伍困擾。


持續且穩定的,走向冠軍。


陳果輕拍墓碑,便轉身向蘇沐橙的方向走去匯合,隱約看見兩人的身影就在不遠處,她卻遲疑的停下腳步。


她的視線內出現了一名身著白衣的青年,頂著一頭橙色短髮,撐著傘在兩人身後注視著葉修及蘇沐橙。


恍惚之間,陳果覺得有些發涼,自己的手腳冰冷的不像話——腦中浮出的想法令她難以置信…


蘇沐橙轉過身...

 

【全職/轉】

http://www.plurk.com/p/kncbr3


恍然大悟的我。


刘小别呢???

 

2014的最後一張圖,我認真畫過的第30張圖。

還有很多不足。

明年繼續努力。

 

【ALL葉】逐煙01

我不是故意要欺負孫翔的,請相信我。


最近狀態不是很好啊.........

誰留個言來聊聊(WHO CARE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夏休期結束前的前三天,一群人帶著墨鏡身著大衣,頂著眾人驚疑的目光走進包廂,褪去了所有偽裝,榮耀大神們你看我我看你,就是沒有人要開口說話。


包廂的燈光昏暗,麥克風和遙控器整整齊齊地幫在桌上,空氣中瀰漫著徘徊不去的煙味兒,對於在座的幾位大神們,這味太過熟悉,甚至有人嘴角已經勾出了弧度。


「欸欸欸,我說你們幾個不點菜,打算就這樣坐整晚啊?搞啥呢這!老葉退役才過幾星期就這樣你們有沒有出息啊有沒有有沒有...

 

【ALL葉】逐煙

那是葉修退役之後的事了。

現在想起來,還是覺得有些心有餘悸。

然而現在看見那些照片卻又習以為常了。

也許,你永遠不會離開我們。


請告訴我為甚麼我又開了坑#

其實也不算坑,就是個短文,不過我就是會打很久(扒

請原諒LO主手殘

 

奇怪我明明是要以發圖為主的吧

lofter好多大神可以拜啊!

額我知道葉神的脖子有點長,然後外套什麼別介意…我好像畫錯了(淦

 

【修傘】送散(中)

*喻隊我比你手殘啊#

*文短呵呵

午後的街道,依舊熱鬧。

蘇沐秋撐著傘左看看右看看,頓時僵直了身,扭過頭來看著他。

「嗯?沐秋你怎停了?前面有啥嗎?」

『人來人往的街道之中,我只看的見你,那最美麗的身影。』

「啊沒事,只是看到這東西蠻漂亮的,你看看這玉珮,晶瑩剔透,漂亮不?」

蘇沐秋手一勾,纖長的手指上掛著一個美麗的玉珮,白色的玉在陽光的照映下十分漂亮,閃爍的光芒似天上繁星。

「的確是難得一見的白玉。眼睛利啊,沐秋。」

「嘿嘿~那我就送你這隻笨狐狸吧,還不快感謝我。」

「給你三分顏色,倒是開起染坊來了,少年別太猖狂。」

『由你親手寫上的訣別,由不得我拒絕......』

「就收下吧。」

從蘇沐秋手上接過了玉,那溫度冰涼的...

 

(喻黃)touch

*就是個腦洞

顫抖。

肌膚尚未碰觸,黃少天便覺得渾身燥熱,即使在如此寒冷的氣溫下也無法止息。

喻文州那修長的手指隔空描繪著他的耳畔,接著啟唇。

「你真可愛…少天…」

那微微的嘆息,他精確的捕捉到了。黃少天從不是被動的主,他抬起頭,鼻尖若有似無地劃過那薄唇。

兩人都笑了。

他們互相試探著彼此,逐漸深入,看哪一方先倒下、被征服。

場上的他們互相扶持,場下的他們暗潮洶湧,總是密不可分,誰也離不開誰。

有人說距離,是一種美感,但眼下這個情況,黃少天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就要突破胸口,哪怕是決賽都沒這麼緊張過。

在這樣的試探之中,兩人的鈕扣已經失去功能,若有若無的碰觸總是能勾起情慾。

喻文州眼一揪,其實自己也著急的很,但身為四大心...

 

[喻葉] 煙火01

「原來如此,原來大神您是這麼進入時裝界當上模特的,那麼您又是怎麼遇上葉修大神的呢?」

那名記者飛快地搖起筆桿,一邊抬頭看向對面的喻文洲,眼中閃爍著的興奮不言而喻,能讓她專訪到喻文洲那真是天大的幸運。

「運氣,一切都是運氣,不過我更寧願那是注定的緣分。」

喻文州笑著,手一撈便將坐在身旁的葉修抱入懷中。

「咳咳···葉修大神您也是這麼認為的嗎?」

過了好半訥,葉修悠悠的開口,說出來的話讓這名記者淚流滿面。

「哥記得面談時間似乎已經到了,那這問題就放著吧,我們還要去趕其他通告,下次有機會的話再見。」

該不會是完全不記得吧?所以才故意拖延時間?...

 

【喻葉】煙火(零)

「好!大家休息一會兒,喻文州來我這,我們好好聊一下!」

一旁的導演脫下了鴨舌帽,目光銳利,表情難看的彷彿他做了什麼天大的壞事。他也無奈了,不是沒有聽到他人嘲諷的聲音,但做為一介演藝圈中的新人,這種事情必然是會發生的。

「導演。」

「文州阿,我有個提議,你聽聽,看了你剛才的表現後我覺得你不如先從模特當起,如何?」

「謝謝導演提點,不過我不太明白何出此言?」

導演先是笑笑,方才攝影機錄下的片段正由一旁的小電視播放著,他依令將雙腿放至躺椅上,貼身的戲服更顯得他修長的身段,就在此時畫面暫停了。

「先去時裝界磨練一番,我相信那裏會讓你發光發亮。你有了天生的資質,就有了基本的門檻,你還是個新人...

 
© 清涼歌_Keshi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