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畫筆紀錄生活。

手殘手慢,願能走到故事盡頭

走起吧

(喻黃)touch

*就是個腦洞


顫抖。

肌膚尚未碰觸,黃少天便覺得渾身燥熱,即使在如此寒冷的氣溫下也無法止息。

喻文州那修長的手指隔空描繪著他的耳畔,接著啟唇。

「你真可愛…少天…」

那微微的嘆息,他精確的捕捉到了。黃少天從不是被動的主,他抬起頭,鼻尖若有似無地劃過那薄唇。

兩人都笑了。

他們互相試探著彼此,逐漸深入,看哪一方先倒下、被征服。

場上的他們互相扶持,場下的他們暗潮洶湧,總是密不可分,誰也離不開誰。

有人說距離,是一種美感,但眼下這個情況,黃少天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就要突破胸口,哪怕是決賽都沒這麼緊張過。

在這樣的試探之中,兩人的鈕扣已經失去功能,若有若無的碰觸總是能勾起情慾。

喻文州眼一揪,其實自己也著急的很,但身為四大心髒的其中之一,他有足夠的耐心周旋;當然,機會主義者的黃少天也有,但現在的情勢略有不同。

對於自己的戀人,慾望總是濃厚了幾分。

喻文州一個閃神,薄唇染上了溫度,勾住自己脖子的雙手似有若無的碰觸,挑逗意味十足。


 
评论
热度(6)
© 清涼歌_Keshi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