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畫筆紀錄生活。

手殘手慢,願能走到故事盡頭

走起吧

【原創】唱戲1&2

取名廢,想到好名字應該會改。 應該會填完喔喔


*求個感想謝謝


*作者文筆渣


01: https://paste.plurk.com/show/FmE1qW8MoZZZpWGBsPWV/


02

雨還未停。


積水順著她用雙手挖出的大洞而向下流,匡杳撈出兩把土,在洞旁堆了起來,細小的水流瞬間就被土給吸去了,然而不斷降下的雨水還是使得土有些濕潤。


這裡離木屋有好大一段距離,斷頭及殘餘的屍身都還留在屋簷下,最大限度的保持乾燥。


她挖的很深,直到足足有一個人的深度才將屍體放入,頭也擺好位置,尚未閉上的雙瞳被她蓋上。


「不會有人發現你了,就在這裡好好反省吧。」


一手攀上邊緣,使力一翻她便看見木屋門口正有人往這個方向窺視著,視線一相交那人就倉惶地避開。


匡杳毫不理會,將洞填平之後又坐回原先佔據的黑暗角落。


***

火光中人影竄動,大火瘋狂地向上攀升,彷彿空氣都要沸騰殆盡,卻有人在這地獄中走動。


他的腳步不倉促,泰然自若地動作讓倒臥在地上的男人看了煞是眼紅。


男人幾乎使盡全身力氣,手指用力攥緊木盒,腹部傳來的劇痛卻又將木盒推至更遠的地方。


「別再掙扎了,看看我為你準備的墓室,多麼華麗壯闊,就知足點好好去死吧。」


「咳…你想的美啊……我寧可將所有秘密…咳咳…一同燒盡,也不願落到你手上。」


「潘家獨占這個秘密太多年了,做人可不能如此自私。」


木盒被拾起,雕刻精緻的紋路隨著時光流逝依舊是完好如新,暗沉的色調多了幾分神秘的氣息。


「我潘家早已分崩離析,這樣…咳…你還不滿足?這個秘密…本就不該存在…」


「潘家實在太傻,不懂的好好利用,與你們不同,我的家族會好好利用這一切…或者說,我會好好利用這一切。」


他邁開腳步,任憑火光掩蓋所有的事物,目光緊緊鎖在木盒之上。


「…你打不開的…你永遠不會得到秘密的…我潘家已然死絕…」


木頭瘋狂的坍塌,掀起陣陣熱浪,帶起粉塵,他猛然轉身,所有的事物卻都被掩埋在火海之中,再也不能進入。



 
评论
热度(1)
© 清涼歌_Keshi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