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畫筆紀錄生活。

手殘手慢,願能走到故事盡頭

走起吧

【西湖組】憐憫(上)

葉修推開了門,體感的溫差讓他不禁顫抖。舖子裡空盪盪地,葉修也不管全身濕透便走了進去,在乾淨的磁磚上留下了水漬。


  他隨意地坐上躺椅,吐了口氣頭就向後一仰,彷彿把所有力氣都呼了出去。葉修並沒有將門鎖上,雖然瞧不著,但他知道有個人看著舖子的一切。


雨聲透過門縫聽得格外清晰,躺著躺著睡意漸濃,這時葉修終於等到了他要見的人,翻開眼皮,就見對方正要點菸,一邊踩著樓梯走了下來。


  「少抽點行不行?」


  「這句話是我要說的。」吳邪看了眼渾身濕透的葉修,一把將毛巾扔到少年頭上。


  「……昨晚蘇沐秋出了車禍,死了。」


  葉修雖是面無表情,聲音卻明顯得顫抖著,悲傷的情緒無法掩藏。


  「恩。」


  吳邪只看了一眼便將視線從對方身上收回,這小子的個性有多倔強,從離家出走的舉動就能得知。八成不想在任何人面前透露出情緒,尤其是他。


 

  蘇沐秋這人吳邪還是知道的,葉修和蘇沐秋幾乎是如影隨形,來他舖子也不放過,活像個連體嬰,只差沒連廁所都一起去了。


  是什麼因緣際會下認識的,吳邪已經不太記得,兩個人在網吧待得累了,來鋪子  裡和他聊個幾句、抽支菸當作休息,久而久之便熟捻起來。


  只是葉修不知道,他的視線幾乎都放在他身上。


  甚至連心也一起放上去了。

 

  男孩還是一動也不動,完全無視臉上的那條毛巾,髮梢的水珠沿著頸部的曲線滑 落至衣領,他看了不禁窩火。捻熄手上的菸開始幫對方擦乾身子,吳邪知道自己的動作非常粗魯,但葉修似乎毫無察覺,淫浸在自己的思緒裡。莫名的憤怒湧上心頭,「我要去北京一趟,門自己鎖好。」


  吳邪收拾好東西,打了傘隨即離開,速度快得不可思議。

 

 

  雖然吳邪並沒有親口承認,葉修也大該猜出了對方是干甚麼混飯吃的。不很明顯,葉修還是很清楚吳邪這個人的冷血之處,他裝作毫無察覺,畢竟吳邪和他接觸時選擇了隱藏。


  在杭州人生地不熟,除了蘇家兄妹,算得上熟識的只剩下吳邪了。


他不忍心看著蘇沐橙抱著大體啜泣,所以冒著雨來到這兒。只是沒想到他將蘇沐秋的死訊告訴對方,卻只得到一個單音,毫不在意,完全是敷衍的回應,比沉默還要令人難以接受。


  他媽的對方說不定根本沒把他們放在眼裡吧。


  吳邪和他們頂多也只有普通朋友的交情,說不定連朋友都不是,那麼他這樣的反應很正常。


  還是殺人如麻,把人命看得如此淡薄?


  就算聽到自己出了意外連眉毛都不會動一下吧……


  又不是他的甚麼人,何必如此在乎?


  他嘗試著讓自己入眠,但惡夢連連,在夜裡無數次驚醒之後,葉修翻出在路上買的安眠藥吞入口中,藥效開始發作,手中的藥罐摔至地面。

 

  TBC


訂2000字完結,所以沒出甚麼差錯也就是上下兩篇。別太認真啊各位看官,下篇會不會出現完全是個未知數(頂鍋蓋逃

西湖組的迷妹感覺很稀有QAQ

不過我還是會繼續生產吧

 
评论(2)
热度(11)
© 清涼歌_Keshi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