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畫筆紀錄生活。

手殘手慢,願能走到故事盡頭

走起吧

【特傳漾冰】灰色地帶 02

Ten years ago

壁爐裡的火還未熄,褚冥漾卻覺得四肢涼的過份,恍若北風溜進了窗在屋裡遛達,而那北風的中心,正是他親愛的表哥,白陵然。

而且還笑吟吟地望著他。

「表哥你……怎麼突然來了?要不要喝杯茶,前幾天朋友恰好送我一些上等的高山茶…」

「自然好,我們喝杯茶,順便好好談談。」

談談你又捅了什麼簍子要我收拾了吧。

一旁的亞畢竟是孩子,眼見氣氛不怎麼正常,也只能屏住呼吸不安地坐著。

「你叫甚麼名字?」

褚冥漾不在,亞抬起眸畔,與眼前笑得一臉溫和的男人對上,碧色珠光流轉,一切像盡沉入眼底,隨即被夜色所蓋,歸於沉寂。

看不出這男人究竟在盤算些甚麼,亞心裡沒個底,不敢再和白陵然對上。恰好這時褚冥漾回來,縷縷細煙成了薄薄白紗,混著淡淡香氣瀰漫在三人間,這才舒緩了些緊張氣氛。

「不用怕。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……老實說,我和你的父母算有點交情,算上是認識。所以看著點也不算是過分吧。知道我是誰嗎?」

他只是愣愣地搖頭,略過對方眼裡的那抹流光。

「呵呵,我是白陵然,幫派是我帶著,這麼說你懂了?」

褚冥漾看向一大一小,怎麼看都像是毒蛇對青蛙,想緩緩這不妙的情勢,奈何自己不過是大隻點的蛙,自保都來不及。

亞低下頭,不語。

白陵然像滿意了這反應,將視線轉向褚冥漾,褚冥漾一下子蔫了,哪還有當時火拼的氣勢?

「最近可能還有人盯上你,除了原先那股勢力之外,似乎還有些蹊蹺。我們發現的太晚了,現在查需要時間。但是,他們那些人大概也只是暫時被你引出洞,在搞清楚之前不會動手……在我查出對方的身份前,你好自為之。」

出褚冥漾的意料之外,表哥沒有出聲責備,只是給予警惕。白陵然站起身,順手關緊大門,頭也不回的走了

他的眉頭一下子皺起,妖師幫從來不是這麼好處理,雖然他步入總堂的次數不多,家族裡其他人的脾氣他還是略知一二。暴躁易怒算好,最可怕的是淡然一笑,每人各懷鬼胎,若不是白陵然有手段,早就出了亂子。

方才幫主的那段話隱隱露出幾分退讓之意,照白陵然的性子來看不可能,那麼,就是做戲了。

作戲給誰看?如果白陵然做出退讓,有誰會得利?

看來外面早有耳目了。

Today

又是屢屢細煙。

一時間,清甜的氣味環繞兩人,自那杯中竄出,直到褚冥漾點燃了煙頭,刺鼻的尼古丁與茶香混在一起,很是奇怪。

輕微的流水聲嘎然而止,依舊是那杯高山茶,但早就物是人非,眼瞧著千冬歲將茶端到眼前,褚冥漾煙吸的狠了,一下子就沒了一截。

「之前沒注意到,你變了很多。十年前要是有人遞煙給你,肯定要吃子彈的,沒想到關了十年之後你就會抽了。」

褚冥漾沒吭聲,雙眼盯著茶水不放,千冬歲也不好再說什麼。十年來這好友莫名被關在不見天日的牢裏,可又不是沒法子逃走,簡直是自願留在那兒。脾氣也變了一個人似的,以往的他如清澈的泉水,現在則是蒙上了一層霧。

更何況,他有愧於褚冥漾。

滿室寂靜,褚冥漾吞雲吐霧夠了,轉手捻熄煙蒂,一聲輕笑,抿了口茶。

「我的表哥,在當時對我撒了個漫天大謊。也許在其他人眼底看著根本不算什麼,但你也知道我家的情況,我能選擇信任的人,真的是屈指可數。

也算是我天真,那時年輕,也不想入那勾心鬥角中,那太累了。只想著別惹麻煩,卻沒想過麻煩也會自己找上門來。

千冬歲,我知道當時你有事情瞞著我,如今這個場面,我想你心裡早就有底,念在朋友一場,我就直說了。」

褚冥漾緊盯著千冬歲的眼神不放。

「如果你再瞞騙我一次,我絕對不會讓他好過,不要試圖挑戰我的底線,你承受不了後果。」

千冬歲臉色微微發白,畢竟是家主,多年來的磨練讓他冷靜鎮定,但震驚卻是掩不了的,五指攥緊,指甲刺進掌心,卻渾然不覺。

「你我相識十多年,你卻可以為了一個認識沒多久的小鬼這樣對我?」

「我不是做不到。」

一股無名火瞬間衝進千冬歲四肢五骸,他猛然站起身,茶水灑了一地,居高臨下看著一臉淡漠的發小。

「好,很好!褚冥漾你不要為了今日說過的話後悔,我能騙你一次,就能騙你第二次!給我看清楚了,為了他,現在局面都變成了什麼樣子?我不可能看著你去送死,不可能!」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撕逼來著。

 
评论
热度(5)
© 清涼歌_Keshi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