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畫筆紀錄生活。

手殘手慢,願能走到故事盡頭

走起吧

【特傳冰漾】步戲 02

第二場

「褚老闆!你知道嗎,賢王殿下要娶親了!」一個店裡的常客滿臉欣喜地說道:「聽說對方是久未出世的白精靈啊,想必十族的龍頭又會坐得更穩了!」

我微怔:「是嘛?」

「這事怎能有假?」

心口像是被狠掐一把,我感到一陣茫然,呵…明明再不過清楚,這是早晚都要發生的,無論如何都要成親的……

「是說要不要幫老闆你介紹幾個姑娘?褚爺您多才多藝,風度翩翩又有財,外頭很多姑娘都傾慕於您呢!我看啊,我家隔壁有個丫頭不錯,乖巧又安靜,褚爺我下次帶來給您看看?」

也許是看我面色不佳,到了最後他便顯得遲疑。

也罷…也罷…我也是該為自己尋一門婚事了…

我頷首,無聲的允諾。

那人一臉滿足的走了。又有人坐到我面前的位置上,抬頭一看,是賽塔。

我有點訝異,自畢業後便各自走了,尤其在這種自由被限制的情況之下,我以為我不會再看到這位優雅的精靈。

經過剛才的事,我其實不怎麼歡迎他,方才的談話,想必他也聽進耳裡了,我也不打算瞞,都到這地步了他還會有心思去在意嗎。

「結婚是終身大事…褚同學這樣好嗎?」

我含笑不語,執起茶壺重新泡了一壺茶,就如以往的那些日子為他奉茶一般。

「這樣子不好,那什麼樣子才好?」

賽塔微微張口欲言又止,我只是將茶送到他面前。既然說不出,那就別說了吧。人的胳膊都是向內彎的,只要他一天是白精靈,就說不了什麼勸阻的話。

我也是…過了這麼多年,該放下了…

「當我沒說吧。我還有一件重要的消息要告訴你。十族之中,妖師上了第二。」

「你的意思是…有人會來找我麻煩?」

「不,相反的你的地位會得到相當高的提升。雖然白陵一支再度隱去,但經過之前的大戰,世人的心目中早已認同妖師一族實力之高,而你是妖師也是赫赫有名,所有的人都會以你為首。」

「呵呵……不可能的,族長永遠都是我的表哥,我的發言份量不夠,很快所有人都會看個透徹了。」

「你有黑袍的實力,而你當時在鬼族大戰的表現非常奪目,再怎麼否認也不可能改變這個事實,繼你之後漸漸地排名也會定下來了。不知道褚同學有沒有發現,他人是怎麼稱呼你的?」

賽塔用輕柔的嗓音問著,而後轉身,走了。我望向偌大的餐廳,一聲接著一聲的「褚爺」如雨後春筍般地傳來,褚是我的藝名,他們這麼叫我也不意外,就像賽塔所說的,已經成了既定事實。

我露出冷笑。當年我一被千冬歲帶進樓裡,瞬即被冰炎準備的種種束縛陣法所糾纏,沒有他的允諾,我這一生都踏不出這城,除非整個城被戰火炸為塵埃。不過只要冰炎的總部一日還駐留在城裏,就不可能發生這種事了。

這樣的我,到底有什麼資格讓他們馬首是瞻?

也好,至少這樣也能娶個姑娘安生下半輩子。

→→→→→→→→
漾漾是狠下心要結婚了…

 
评论(1)
热度(4)
© 清涼歌_Keshi | Powered by LOFTER